迷妹之夜

All You Need Is Love

  如果你在星期五晚上七點左右走到世貿一館的時報展區,你會看到三個因緊張過度而語無倫次醜態畢出的少女。「怎麼辦!我要說些什麼啊?」、「噢,天哪!我好緊張!」、「可以握手耶!趕快把手汗擦掉!」,被豆叔這樣大聲嚷嚷,連我也跟著緊張起來:畢竟我們真的很缺乏這方面的經驗!(兔寶則十分冷靜,充分地展現她的成熟心智。)

  距離我人生中上一個(也是唯一的一個)簽書會,是國中時期劉墉臨校演講後所舉辦的小小活動。我當時是喜愛劉墉作品的廣大國中生之一,便帶了自己最喜歡的《殺手正傳》去排隊;事後證明我是挑對書了,劉墉因此而多跟我聊了一會兒。雖然他的簽名我到現在都還是看不懂。

  隊伍輪到我了。我慌忙地遞出二版一刷的《地下鄉愁藍調》,目光不知道該擺哪才好。馬世芳露出了他的招牌笑容,這提醒了我:「可以請你寫『給JO』嗎?J-O、JO。」雖然他最終還是寫成了Joe,而且連帶把豆叔的SU寫成Sue,但這些都無所謂。

  因為豆叔與我從今以後就改名為Sue & Joe了!

  之後三人還各自合照,一旁的攝影大哥最後甚至主動替我們四人來張大合照。對於在後面排隊等待的人,我感到萬分抱歉。但這依然無法掩飾我心中的喜悅。而當你非常開心、身旁又有與你情緒相同的人時,那感覺真是棒透了。

  還沒完呢。衝著「你可以再拿去給馬世芳簽名」這句話,豆叔與兔寶陪我跑回商周展區,抱走了印有馬世芳序文的披頭四傳記。我原本就打算在書展中買下這本甲蟲迷必備課本,然而商周展區只擺出了一本,書況也不算好,讓我先前猶豫許久。左顧右看後走回他面前,請他在自己的文章中簽名(即是上圖中的字跡)。現在這本書況可好的呢。

  三人一致認同對於書展的印象就該停留在這個部份才算美好,於是頭也不回地步出會場,聚餐去了。也許是因為迷妹體質的緣故,大家心情都很好,走在路上也大聲地合唱了一首又一首的甲蟲。我們從來就不介意他人的目光,因為我們仍然年輕。儘管我們老是記錯歌詞順序,合音也漏洞百出,還動不動就唱起方褲子海綿鮑伯的主題曲……。

豆叔大作

給啾爺&好吃父女

  這是我第一次自己洗的底片放大後的成品,
  全程純手工,是貨真價實的HANDCRAFT
  特此感謝時常擔任被攝人/物的父女倆,
  沒有你們就沒有這張照片。

              豆叔 2007年1月

  這是豆叔醞釀已久的禮物,我終於在今天收到了!(相片連結為原尺寸)出色的照片,背後的親筆留言,紙袋上還註明了限量流水號!還有什麼禮物能比這更棒呢?兔寶也帶了兔娘從德國買回來的軟糖,可惜早就被我在第一時間吃光了,無法入鏡留念。謝謝你們!這下子我也得想辦法送些什麼了,是嗎?;)

  P.S. 在時報展區巧遇結帳中的kome!正當我打算合影留念時,kome即時說了:「對不起喔,我很忙。」……kome你其實會讀心術吧!(笑)

Advertisements

About this entr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