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身騎鐵馬過三關

  先前趁著放年假時下鄉跟親戚團圓(關於今年的農曆年,本該寫成一篇圖文並茂的網誌,但是因為懶惰與詞窮,所以只在相本裡放了一些照片充數),借了外公的腳踏車在小社區附近蹓躂,穿越那些從前覺得好大、而現在覺得好小的,熟悉的風景。

  自從小時候連續三台腳踏車遭竊之後,有很長的一段時間,我再也沒騎過腳踏車。時間久到當我重新握緊手把時,還以為自己忘了。當然我是多慮了;在踩下踏板的瞬間,熟悉的感覺就飛竄回我的身體:很容易上癮的那種感覺。在偶然的機會下,得知阿姨有一台不用的腳踏車可以送給我。外觀比較破舊的腳踏車遭竊率應該也比較低,我這麼盤算著,一邊歡喜地接受了這份「大禮」。

  阿姨很體貼地替我付了從嘉義托運到台北的運費。中午在星巴克閱讀MOJO時,收到托運行傳來的簡訊。我的腳踏車到了。於是回家印下從托運行到家裏的地圖之後,就出門領車了。

  找了許久才發現隱沒在北車站後方的機車行,之後就開始了我這個方向痴兼路痴本日最大考驗:從北車站騎5.5公里的車程回家。拿出我的大地圖,跨上我的新鐵馬,出發了!駕!所幸路程大多是直行,鮮少轉彎,因此幾乎沒有容許我迷路的餘地。戴上稍早購入的免持耳機(老天,這已經是我第四隻免持耳機了),身子隨著ICRT緊湊的爵士樂碎拍蹦蹦跳跳;我成了一把利刃,切割凝寒的冬風,與之同行。

  很難形容騎單車的樂趣。那快樂是如此純粹,任何敘述都是多餘。而能擁有這樣的快樂,則是我的幸福。

  本日小插曲:我下午先搭了捷運,領取早已被我遺忘的好咖首捲(聽起來像是不太受歡迎的日本料理名稱)。

  在豆叔的首捲宣告全滅之後,我就抱持著相同的恐懼。忘記裝閃光燈電池、室內照、ISO100、正沖負……讓首捲失敗的原因實在有太多太多。因此當我看到顯像照片(只)有兩張時,還鬆了一口氣。

  右邊就是值得紀念的第一張好咖,點下可以看到詳情。以一個冒失的初學者來說,我已經很滿足了。

Advertisements

About this entr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