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ank you, Muse.

  當我獨自一人騎著腳踏車回家時,深深希望今晚的記憶能跟揮之不去的耳鳴一樣,永遠都不要消失。

  上午十點,跟豆叔和兔寶約在捷運圓山站等候入場。我稍早先騎車去買了底片餵飽好咖,打算讓它在太陽底下發揮它的威力。全員到齊之後,決定去附近的早餐店填飽肚子兼討論今日戰略(笑),但是當我看到豆叔與兔寶拿出入場券時,實在無法忍住不尖叫。

  我居然把門票忘在家裏!

  一開始就發生這種笨事!看來都是昨晚睡眠不足害的!於是我多騎了六公里路往返;再加上排隊領手環與入場的時間(排隊的時候有聽到從足球場裡傳出Muse彩排的聲音!),進入足球場時,已經是下午一點半了。Strike Anywhere表演時,我們就開始從大草皮移動到前方(舞台左側約五至六排處)。

  Plastic People Of The Universe,宇宙塑膠人。認識這個團,是從派大哥在《地下鄉愁藍調》中的介紹開始。那段我永遠無從體會的壓迫與抗爭:一齣精彩的戲劇,卻是真正的歷史。然而他們表演時,我便迅速被迷幻的樂音淹沒,瞬間遺忘了那些龐雜的歷史背景。Vratislav Brabenec頻頻獨奏,實在銷魂。記得Eva Turnová在一開始的時候向大家拜晚年,還說「我們接下來的這首歌正好與豬(年)有關」,真可愛!

  閃靈表演完最後一首歌之後(感謝他們縮短自己的表演時間讓Muse setting!),大家便開始鼓噪起來,直到被主辦單位發setting卡,才逐漸平息。這對我來說無疑是一個大驚喜,因為我萬萬沒想到他們從國外帶了整套的set過來!這意味著演出將會具有與國外相同的水準,等多久都甘願。我們三人緊張得互握雙手,耐心等待那神奇時刻的到來。

  ※以下將會盡可能地詳述。儘管有些也許是不必要的細節,但我不想忘記任何所見所感。

  Matt從舞台左側出現時,我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楞了一秒之後才開始尖叫。他穿著白色的T恤與白色牛仔褲,衣服上印有天藍色的塗鴉,褲子後面繫了一條白絲帶。Chris與Dom則穿著完全相反的黑色系。工作人員將一把銀色無花紋的吉他交給Matt,他微笑,然後,the magical time comes.

  Knights Of Cydonia
  音樂以千軍萬馬之勢朝我們奔騰而來,完全被現場的音響效果給征服了!我感動得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,只好一直尖叫發洩,然後高舉雙手,大聲合唱”You and I must fight for our rights/ You and I must fight to survive”。Matt跑來左側滑弦時,自然又是一陣尖叫(整場Matt一直跑來左側solo耍帥,雖然很開心,可是說真的,對沒有被服務到的右側歌迷還真是有點不公平:P)。

  Hysteria
  前奏吉他一下來,我就瘋狂得跟著甩頭晃腦!表演開始前幾分鐘,我才在腦內哼唱著這首歌呢(Basically because of the lyrics :P)。Cause I want it now! I want it now! I’ll give you my heart and my soul!

  Supermassive Black Hole
  Muse真的完全不打算讓我們休息!Chris的貝斯一出來,大家的雙腳就跟著離地了!一連跳三首,好累,但是好過癮!Chris還負責了嘶吼部份:P

  Matt: “謝謝(in Chinese! 大家都瘋了!),The next song called Butterflies & Hurricanes(又是一陣尖叫與歡呼).”

  Butterflies & Hurricanes
  氣氛比較和緩的一首歌,正好讓我們的雙腳暫歇一會。只見Matt不急不徐地將吉他交給工作人員,然後走到鋼琴前,開始了中段的鋼琴獨奏。大家此時都屏氣凝神,我附近有一個人卻開始歡呼,然後被一個女生大吼”Shut up! SHUT UP!”,害我跟旁邊的外國人都忍不住笑了。幹得好啊!XD

  Map of the Problematique
  不禁想佩服曲目的編排,實在非常流順!愛死了這首歌的keyboard,Matt此時依然高亢的嗓音也讓我大感佩服!(他高亢了非常非常久啊XD)另外,左邊的音箱上放了兩小瓶evian,忘記是唱完哪一首歌,Matt走到音箱旁,拿起右邊那瓶喝了起來,順便看了一下台下的觀眾。此時左側的人應該跟我一樣全都用力大叫與揮手XD

  Citizen Erased
  記得是豆叔的愛曲之一,我自己本身感覺倒是還好(Sorry)。但是經過現場加持,所有曲目自動升至五顆星啊!吉他效果實在太銷魂啦!記得這裡Matt solo時還會搖來晃去,像站不穩一樣(笑)。尾段轉折時Matt緊閉雙眼,任風(電風扇製造的人造風XD)吹拂著他的髮絲,白絲帶隨風飄揚,配上燈光與他性感的嗓音,實在叫人不陶醉也難。噢!

  Hoodoo
  接續前首歌的氣氛,只是變得更為優雅。Matt的性感指數已經破表了(快變成花癡心得文了,糟糕!)。比較可惜的是,我站的位置看不太到鋼琴王子,只能看到他的背與手,中間則被攝影機擋住了。看大螢幕又不太方便,索性閉起雙眼,享受這一切。歌曲結束之後,在我旁邊的外國人大叫”Feeling Good! !@#$%^&&* UK!”,後面聽不太清楚,大概是抱怨他在UK看的場次沒有表演Feeling Good?於是我居然跟著附和起來XD

  Apocalypse Please
  聽到前奏的鋼琴聲時,我著實被嚇了一跳,像是從夢中驚醒一樣。在合唱之餘,也不禁擔心這會是最後一首嗎?畢竟有了Prodigy快閃紀錄,免不了會擔心。But no, oh no, this can not be the end!

  Feeling Good
  老外的夢想成真了!我也跟著歡呼(笑)。之前放在鋼琴上,一直看不清楚的神秘物體也揭曉了:正是擴音器!Matt用完擴音器立刻舉起右手,灑出白色與粉紅色的紙片,我想對大部分的人來說應該是很難忘的景象:D 可惜紙片沒飄過防護欄,真是太浪費了(笑)。

  Sunburn
  心臟被嚇了好大一跳:我還以為今天不會有Showbiz的歌了!竟開心得有些暈眩(當然只是心理上,我的腎上腺素可是很生猛的呢)。一邊猜想:那會有Cave嗎?會有Cave嗎?:P

  Starlight
  雖然事前就想過應該會唱這首,但是你知道的,表演一開始就什麼都忘啦!我大聲尖叫:”Starlight! It IS Starlight! It REALLY IS!!!”,順手就拍了豆叔的肩膀,她回過頭來,我們兩個人就互相注視著對方大叫。整場表演我們一直在重複這樣的動作,就跟teenage movie裡演得一模一樣。總是看著YouTube影片中全場觀眾打拍子的壯觀畫面,從沒想過自己也能有高舉雙手跟著打拍子的一天!Matt還帶領大家一起打拍子!我一邊唱著再熟悉不過的歌詞,一邊聽著全場合唱,心裡偷偷覺得好感動。

  Time Is Running Out
  這個set list到底是怎麼回事?這樣真的好嗎?我會不會幸福致死?當下我想的居然是這樣的問題!當時那個第一次聽到這首歌就忍不住一直replay、看PV時發現只有三個人,覺得Matt好厲害的小女孩,此時又回到我的心中。大合唱的音量幾乎快跟Matt一樣、到”Running Out”才開始跳,大家的表現都好棒!我們要讓Muse知道台灣樂迷有多麼熱情!

  Forced In
  氣氛瞬間變得迷幻起來,棒透了。我也趁機休息了一會。

  Bliss
  Oh, my, god. It’s Bliss! 雖然Matt在高音部份會偶爾降key,但我還是深深地覺得他是怪物!XD 突然很害怕聽到Invincible的鼓聲響起,因為那就代表這場美夢要結束了……

  Plug In Baby
  I can die for this song. 從第一個音開始,就近乎發狂了。神哪!這一切都美好得不像是真的!My plug in baby!!!!! 如果我的淚腺再發達一點,此時一定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淚(不過也好險我沒哭,不然就看不清楚了:P)。這首歌又引起了另一波熱情的歡呼與大合唱,當然,還有大地震。

  What’s next? Will they sing Cave? Or Sing For Absolution? ……咦?怎麼了?舞台怎麼暗下來了?Matt你幹嘛把吉他拿下來!背回去!幹什麼!統統不准走!咦,該不會是結束了吧?(此人這時才驚覺)NO WAY! 你們還沒唱Invincible啊!Where’s the Invincible!?(這句我大喊了好幾次)

  Dom: “We all love you!”(這是我的幻聽版本。後來看MUSE版上的人都寫Dom說的是We love Taiwan!)大概是看我們有點不相信(哈XD)再補了一句:”It’s true! We do.”,哇!但是怎麼走了?留下來才叫愛歹丸啊!大家開始要安可,”Encore”要不到又改成”We want Muse”,工作人員在台上來來回回,一開始都快急死了,但仔細一看發現器材並沒有被搬動,就安心了一會(不過安可還是要得很大聲!XD)。回想起來,等安可的這六七分鐘簡直就是世界末日。No kidding!

  當Matt再度從舞台左側走出來時,大家心裡都知道接下來要唱什麼了。但是他手上先拿著一張大抄,用中文說了「很高興來到這裡」(其實我不記得了,只記得大約六七個字,蠻長的,非常有誠意!),然後背起吉他,隨著行軍般的鼓聲,here it goes……

  encore: Invincible
  紫色與藍色的燈光,均勻地灑落在Matt身上。不管是旋律、編曲、還是意境,這首歌都太美了。美得令我幾欲落淚。Matt閉起雙眼,唱著,為這首歌注入靈魂。我知道這一切就快結束了,but tonight we can truly say, together we’re invincible.

  encore: Stockholm Syndrome
  今晚最後的一個大驚喜!我以為Invincible會是句點,沒想到還會再多唱一首!而且是Stockholm Syndrome!雖然事後覺得如果這首位置讓給Sing For Absolution該有多好(我對SFA怨念真的很大T_T 大到我自己在SS的bridge結束之後腦內還幻想接上SFA的副歌),可是當時真是high翻了!Matt的吉他…… Gosh, I’m totally speechless!

  夢終究還是得醒來。Dom跑來左側,用麥克風說了一些話,前面我都只顧著尖叫沒聽到(壞習慣),只記得他最後說了”Cheers!”,於是我也傻傻地跟著說了Cheers……XD 事後才知道我們都太早離開了,錯過Dom的鼓棒大放送!就算搶不到,在一旁看也好啊T_T 然而今晚我們都太開心,也太幸福了。排隊等候離場的時候還跟豆叔兔寶一直回憶剛才的片段,大家都激動難耐,只要一打Starlight的拍子就會自然high起來,屢試不爽。

  雖然這麼說感覺稍微自以為是了一些,但是,對於沒聽過Muse或沒來看Muse的人,你們真的不知道自己錯過了些什麼!

Advertisements

About this entr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