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膠文藝復興運動-馬世芳的搖滾「發燒片」

黑膠文藝復興運動

  很早就得知敦南誠品這次舉辦的系列活動,只是自己別說唱機了,就連一張唱片也沒有;以外行人之姿去湊熱鬧,這種事我是不做的。直到在一排講座名稱中看到馬世芳的名字,嘩!開什麼玩笑,當然非去不可(這下子除了湊熱鬧,又加上一條動機不純的罪名,糟糕)。立刻與豆叔兔寶安排行程。兔寶臨時有外務不能前來,真是可惜了。

  自從上次領教到馬世芳的人氣(笑),這次便下定決心早到,給自己一個好座位。總算是能舒舒服服地聆聽,而不是從頭踮腳到尾、搞得自己滿身大汗兼抽筋。豆叔與我坐在位子上,靜候講座開始。突然,展場的音響傳出熟悉的心跳聲,怦怦、怦怦……

OPENING
Pink Floyd | Breathe, On the Run, Time, The Great Gig in the Sky
(The Dark Side of the Moon, 1973)

  沒想到一開始就被下了一帖猛藥。耳聞月之暗面是測試音響的最佳專輯已久,今日親耳鑑定,果然非同小可。我當然不是發燒友,對音質的要求也只在平均之上,平時用AKG入門款耳機聽著,倒也就滿足了。只是此時,被Pink Floyd營造的氣氛給包圍,迷離的吉他音,似乎比平時更加攝魄勾魂……等等,這還只是暖場呢。

Robert Johnson | Love in Vain
(King of the Delta Blues Singers Vol.2, 1938)
The Rolling Stones | Love in Vain (Let It Bleed, 1969)

  這裡一連放了兩個版本的Love in Vain:Robert Johnson(那個勾搭酒館老闆的女人而被下藥毒死的傢伙)的原版,與The Rolling Stones的翻唱。題外話,豆叔與我倒是覺得Let It Bleed的封面蠻可愛的。

The Beatles | A Day in the Life
(Sgt. Pepper’s Lonely Hearts Club Band, 1967)

  看到這個曲目,就知道包準是衝著高規格音響而來(笑)。A Day in the Life,一首我覺得非常「神奇」的歌。兩段截然不同的旋律,搭配詭異的錯置與組合,竟是不可思議地契合。這裡馬世芳說了一段與狗耳有關的軼事,全場失笑。

The Who | Pinball Wizard (Tommy, 1969)
Grateful Dead | Uncle John’s Band (Workingman’s Dead, 1970)
Neil Young | Sugar Mountain (live) (Live Rust, 1979)
Neil Young | Albuquerque (Tonight’s The Night, 1975)
The Velvet Underground | What Goes On (live) (Live 1969, 1974)
Sly & The Family Stone | I Wanna Take You Higher (Stand!, 1969)
Janis Joplin | Me & Bobby McGee (Pearl, 1970)

  接下來播放了許多赫赫有名,然而我卻尚未接觸到的樂團/歌手。看看,六零與七零年代實在是搖滾的全盛期,儘管少數的敘事者早已不在,他們的故事卻被完整地留存,傳接了一代又一代;聽著,彷彿他們從未衰老,而太過年輕的我們,則成了原罪。

The Doors | People Are Strange (Strange Days, 1967)

  總算是等到了Strange Days,豆叔與我忍不住驚叫出聲。這張絕對是我的荒島專輯之一,從詞曲到封面都愛不釋手。只是我原本以為會聽到When The Music’s Over,實在很適合拿來當作散場曲目。事後回想,它並未列在馬世芳部落格中的預備清單,接近十一分鐘的長度似乎也不太合適。:P

羅大佑|盲聾(青春舞曲,1985)
紅螞蟻|祭(懶惰貓,1985)
陳明章|下午的一齣戲(下午的一齣戲,1990)

  稍微熟悉馬世芳喜好的人,就會知道,不可能就此結束。他總是會冒著超時的危險,播放幾首台灣樂壇尚未退化成手工業(引用自今晚的音樂五四三,說得實在妙呀!)之前的經典好歌。今次亦是。羅大佑的那首盲聾,詞寫得極好,這裡張貼出來:

盲聾
詞曲:羅大佑
編曲:張定元/羅大佑

我知道你聽不到我的歌聲你也看不到這世界
也許你不了解有多少願意關懷你的人們
或許你早已適應了黑暗的生存
或許你不願接受同情的滋潤
──來自庸俗的人

我知道他聽得到我的歌聲他也看得清這世界
可是昨日的信仰已變成了過去狂熱猶存的餘溫
人們歡聚在鬧市裡喧囂的霓虹燈
破落的庭院的主人也成了回憶中
──我們遺忘的人

有人因為失去了生命而得到了不滅的永恆
有人為了生存而出賣了他們可貴的靈魂
心中深處的天平上你的欲望與真理在鬥爭
曾經一度自許聰明的你
──是個迷惑的人

我看到一個女人的眼睛在向我暗示她那情感的純真
可是彷彿又看到她美麗的面孔後面虛偽的矛盾
銅板的正面說這世界是清晨
銅板的反面說這世界是黃昏
聽…我的歌聲

地下道的牆上問著今天誰是盲聾
算命的老者受到無知人們過度的恩寵
空中傳來先知的話 他是否進入你耳中
潮汐與蟬聲傳來的訊息
一片朦朧

  我們最後在下午的一齣戲中結束。聽馬世芳的講座,實在是種享受。硬要具象化的話,就是豪華版的廣播,外帶許多令人捧腹的箭頭註釋、舉手統計、與消遣喜愛村上春樹的文青(哈哈)。然而我最喜歡的部份,莫過於他分享自己對音樂的反思與內化。也只有此時,你完全無法思考,只能跟著他的思緒,穿梭過往與現今。這是馬世芳施的魔法,無人能倖免。我則在縱身飛躍之後,回到了地面。
 
 
 
  後記:之後與豆叔在服務處填寫問卷時,正巧碰到馬世芳。我鼓起勇氣向他表達對此次講座的感想,也算是了結一樁迷妹的小小心願。豆叔則對於自己未開口這件事感到懊惱不已。XD

Advertisements

About this entr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