間歇性席德症候群

  以下節錄譯自Wikipedia

Syd Barrett與Pink Floyd的其他成員曾有過一次著名的重聚,發生在1975年,專輯《Wish You Were Here》的錄製期間。Syd無預警地出現在Abbey Road錄音室,不斷刷著自己的牙,一邊看著樂團錄製《Shine On You Crazy Diamond》──正巧是一首關於他的歌。當時的Syd不但身材走樣,更剃光了頭髮與眉毛,導致他的前團員並未在第一時間認出他。當他們最終發現這個男人的身份時,Roger Waters的淚水忍不住奪眶而出。Pink Floyd之後的電影《The Wall》,也出現了向此次經驗取材的劇情;電影中,由Bob Geldof所飾演的角色「Pink」,在屈服於人生與名聲所帶來的龐大壓力後,剃光了他所有的毛髮。

在2001年BBC所製作的紀錄片《The Pink Floyd and Syd Barrett Story》中,Rick Wright談到了這次的錄音過程:「這是我永遠忘不了的一件事;當時正輪到我錄《Shine On》。我一走進錄音間,就看見一個男人坐在後面。他跟我之間的距離差不多就像我們現在這麼近,可是我沒認出他來。我問:『你後面那個傢伙是誰?』『那是Syd。』然後我就崩潰了。我簡直不敢相信……他剃掉了所有的頭髮……我是說,他的眉毛、全部……他在那裡跳上跳下地,不斷刷著牙齒,情況真是糟透了。然後,呃,我就,我是說Roger就哭了。我記得自己也是。我們兩個人都哭了。這整件事帶給我們的衝擊實在太大了……整整七年沒有任何音訊,然後就這麼突然出現,而且還正好是在我們錄這首歌的時候。我不知道這算什麼──巧合、因果報應、命運,誰知道?但這股力量真是太強大了。」

Nick Mason在紀錄片中也提到:「當我回想起這件事時,腦海中還清楚記得他的眼神,但是……那跟從前已經截然不同了。」同一段訪談中,Roger Waters這麼說:「有很長的一段時間,我完全想不出這個人是誰。」David Gilmore也補充:「我們沒有人認出他。因為他剃了光頭,而且變得非常胖。」

根據二OO五年Tim Willis所撰寫的傳記,Barrett沿用了他的本名Roger,此後一直與他的母親住在位於劍橋的家,並重拾他對繪畫的興趣,持續創作大型抽象油畫。他同時也熱衷於園藝。住在附近的妹妹Rosemary,是他與外界聯繫的主要管道。儘管與世隔絕,他的身體狀況卻每況愈下,飽受胃潰瘍與糖尿病的折磨,最終造成視力受損與部份指頭截肢。

Barrett於二OO六年七月七日病逝家中,享年六十。死因為胰臟癌。

  每次重新翻閱這些史料,總是讓我惆悵。也許對席德來說,死了反而是真正的解脫。這也讓我重新體認藝術家的價值:當我聽著他的音樂時,他就在那裡,栩栩如生。人生苦短,稍縱即逝,於是作品便成了生命的印記,成了我們曾經存在的證據。也唯有作品能超越生與死,持續感動下一個世代。

  (為什麼寫來寫去都是這些老梗到不行的東西,江郎才盡啊……。orz)

  由於管理人間歇性席德症候群再度發作,因此之後也許會出現一系列的翻譯文章,請家家戶戶小心門窗,或取消RSS訂閱,以防悲情土石流。
 
 
  tagline: DON’T USE DRUGS.

Advertisements

About this entr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