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題

紅燈,抓緊了。

最近的月亮是獰笑的貓。
瞧她嘴角揚得老高,毋需張口,就吞噬了殘存的硝。

最近的夜空是天鵝絨毯。
我讓自己奮身一染,風舞纖柔,輕輕埋葬崩壞的憯。

綠燈,放開了。

然後獰笑的貓是月亮。
然後天鵝絨毯是夜空。

只剩耳中的迴聲提醒著我:
徒勞無功、徒勞無功。

 
  這是今晚騎腳踏車等紅綠燈時的胡思亂想。叔寶知道的。雖然成果十分生澀,而且可以看得出來紅燈又多又久(下班時間的東區真的很可怕),但是由於情境上的種種巧合(比如手機正好播到Syd的No Good Trying),覺得記錄下來也不是壞事。有靈感已經很難得了,還是別輕易浪費得好。

  小題大作則始終是我的壞習慣。套句今天才知道的蔡明亮口頭禪:噁心死了!

Advertisements

About this entr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