末期

  最近心情很浮躁。近十個月的忍耐和壓力積累,加上考試將屆,如果這時候還有人在我面前抱怨自己的生活有多麼不如意,我真的會扭斷他的脖子。就像那些自認為悲劇主角的自大狂一樣,我也只是想要很認真地覺得自己很悲慘。

  然後呢?

  去想那些難民與無家可歸的小孩,十個月後,這招對我已經無效了。不斷地傷害自己最愛的人,只因為一個在聽到你的求援後,雙手一攤,然後拍拍屁股就要離開;另一個就像是被洗腦的機器一樣,只會在遠方重複唱著明天會更好。

  我想,我只是希望他們也能跟我一樣憂鬱,把寫遺書當作無聊時的休閒娛樂。而不是硬要擺出大人架子逞強。如果他們也能表現出脆弱的一面,或許我就不會像現在這樣寂寞了。連一滴淚都擠不出來的,只想聽著歡樂音樂的,那種寂寞。
 
 
  附註:噢,當然,我才沒那個勇氣自殺呢。所以我希望是被車撞死那一類的。我更希望自己能好好大哭一場,或許就能排除這些怪念頭了。

Advertisements

About this entr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