喘口氣

  最近都寫流水帳,真不好意思。誰叫有人的專輯月底才會發呢。明明月初貨就到台灣了,不要以為我們不知道!以上是來自兩位憤怒樂迷的控訴。

  (照片是上個月在信義誠品照的,旁邊還是Sigur Rós哩。最近很常聽Hoppípolla,大概是心情不錯。)

  上個禮拜忙搬家,這個禮拜則是忙工作。接受了主管的指派,必須製作一個報刊形式的網頁。主題是影響力足以弭平這個分裂小島的王建民。可怕的是,我對棒球一竅不通,因此製作難度增加許多。經過幾天棒球知識的惡補與加班之後,總算是在死線當天交出來了。邊想邊做是我的壞習慣,必須改進。如何客觀製作又能放入主觀風格也是一大課題。

  順帶一提,內容原本以王建民本季首勝為主,結果死線那天他剛好輸球,情何以堪。

  趁勢換了header,畢竟之前的封面女郎有混水摸魚之嫌。歡迎留下任何意見與猜測圖片來源。我自己最喜歡的部份是由翻轉效果製成的內八站姿。

  今天則和豆叔約好一起去找Summer修剪頭髮,還一同穿了花俏的襯衫。我說我想唱歌,所以我們在髮廊裡唱了一點點Hey Bulldog。不過其實我想唱的是We Can Work It Out,只是突然想不起旋律,腦袋裡的記憶一直被Twist And Shout干擾,討厭。

  雖然整首歌都很棒,不過我特別喜歡”Life is very short and there’s no time for fussing and fighting, my friend.”那段。一聽就知道是藍儂寫的,像是嘉年華結束後的編曲也很有趣。扮鬼臉的藍儂與被逗笑的保莉畫面特別珍貴,因為我們再也看不到這樣的情景。

  剪完頭髮之後原本計畫要去今日開幕的graniph台北店,不過坪數不大的店面裡擠滿了人,衣服更是被揉成一團一團任意丟在架上,場面像是跳樓大拍賣,十足倒人胃口。再說如果日笨人認為一件JPY2,100的平價T恤,到台灣就可以賣NTD880,那可真是大錯特錯。於是我們當下決定離開。豆叔說她看到了棒棒糖男孩,讓我十分納悶她怎麼認得出來?抑或者其實她只是看到一個娘了點的男生?

  東區,上流店面與下流人群的匯集之處。我永遠不懂為什麼這裡多數人習慣用鼻孔看人超過三秒以上,無禮至極。

  還想寫些什麼,關於WaiWai與Vicious Circle與SOFA,不過時候未到。豆叔被我爸揍的詳情則必須請當事人補充。記得trackback這裡!

  賈伯的部份寫出來太過害羞,放張照片了表心意就好。

Advertisements

About this entr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