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要一首歌

  就能讓我確定,Blur依然是我最愛的樂團(沒有「之一」,大家別瞎忙了)。

  儘管我的Last.fm將排行榜冠軍頒給The Beatles,儘管他們也的確值得這個位置,但是模糊則不太遵守規則。其實他們根本不該隸屬於排行榜中,而該直接獨立出來,是吧?實在很難述說我對這個樂團的感覺。我可以洋洋灑灑地寫上一大篇電台頭(就某方面來說,他們是極易發揮的題材),但是模糊?總是讓我一思再思。

“Headist / Into Another (live)”

  所以,再讓我想想吧!在這之前,聽歌就好。這是昨天收到的單曲Music is My Radar中,所附的B面曲之一,原曲名應為Into Another。模糊於1992年五月錄好這首歌,到了1993年才進行後製,並收錄於單曲For Tomorrow中。而Music is My Radar中收錄的則是現場版本。

  音響效果與原始版本有些微不同(slightly twisted),但是一樣完美,一樣無跡可循。

  因為這樣又把模糊的b-sides挖出來回味。啊,就像Chemical World一樣,歡愉蹦跳,但仍藏隱不住淡淡憂愁。為什麼九零年代總給我這樣的感覺?我又為何總不斷地追尋這樣的氛圍?

“Young and Lovely”

  也許歌名就是最好的答案吧。

Advertisements

About this entr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