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本雜誌

 
  也學Jenny一樣放照片!(由於本人已經開心到臉部扭曲,所以不便入鏡。)我朝思暮想了一個多月的TOKION啊!總算等到你。這裡不得不讚許誠品的服務態度:我只是曾去打聽過消息,得到「很久沒進這本雜誌了」的回覆之後,絕望地把聯絡資料留在一張(感覺非常容易遺失的)便條紙上,居然還是接到了雜誌到貨的電話!Bravo!

  總之,飛快地把訪談看完了。雖然問題與Under the Radar大同小異,而且較不深入,但賈伯依然維持聰明幽默(witty & funny. 為什麼最近直覺思考時使用英文詞彙的機率變高了?)又帶點感性的回答風格。因為不打算翻譯這篇,所以直接把一些我覺得有趣且印象深刻的片段紀錄在下面。

  • 賈伯五歲時曾得過腦膜炎,必須被隔離治療。當時學校(應該是幼稚園)裡很多小孩子送了禮物給他,可惜等到他痊癒之後,那些禮物因為受到感染,必須全數燒毀。
  • 早期果漿曾翻唱過Joy Division的New Dawn Fades!而且他喜歡回聲與兔寶……我是說,Echo and the Bunnymen。跟豆叔與Interpol的情形一樣,我最近也好常看到這個團名。這是上天叫我聽的旨意嗎?
  • 高中畢業後他原本要繼續升學,當時也已被大學錄取,他卻決定放棄,專心搞樂團,同時領救濟金過活(這點在Live Forever紀錄片中也曾提到過)。七年過去,樂團一直不見起色,他心想再這樣下去,就得一輩子被困在Sheffield這個鬼地方,所以用跳樓拍賣時買來的一台Super8,拍了兩隻短片,向Saint Martins College提出入學申請,結果還真的被錄取了。那年他二十五歲。
  • 他兒子(Albert,比較小的那位,也是他的親生兒子)把他慣用的吉他琴頸弄斷了,所以他只好改用玩具吉他。兒子很喜歡調音,有時候會調出一些他想都沒想過的調子,Quantum Theory和Fat Children就是用他兒子調的音寫出來的。所以沒有他兒子,這張專輯就沒辦法完成了。
  • 噢,這段還是翻譯出來好了。

    你最後一次對自己感到意外是什麼時候?

    應該是在NME Awards上和Beth Ditto(The Gossip主唱)一起表演吧。首先,光是我這個年紀的人會被邀請參加NME Awards,就已經夠令人訝異了。而且,如果以前有人對我說:「當你活到四十三歲,就會在NME Awards上和Beth Ditto一起翻唱Heaven 17的歌。」那我會說,「閉上你的嘴。」不過我們真的這樣做了,而且我覺得還挺不錯的。

     

     
      表演影片在此。我其實喜歡翻唱版多於原唱,誰叫賈伯的嗓音實在太性感,迷妹的心總是偏。But Beth Ditto’s voice really annoys me! 真想問她你要唱到哪裡去。

  • 最後,(不可避免地)聊了Michael Jackson事件。賈伯說當他睽違十一年,於今年二月重返Brit Awards,典禮化妝師問他還記得她嗎?他說不記得,化妝師便說,Michael Jackson事件發生時,他曾跑去要求她幫他畫上假鬍子以便順利逃離警方的追捕。當然,最後還是被逮捕了。而且因為這樣,還影響到之後果漿去霉果的表演,因為他們不願意替有前科的人辦簽證。「我這輩子的被捕經驗只有這一次,之後就都是乖寶寶(good boy)啦!」賈伯這麼表示。我笑得肚子好痛。

 

 
  還原事件現場。雖然可以理解他的動機,不過賈伯還真是個性情中人哪。
 
  大致上就是這樣。值得一提的還有TOKION雜誌的排版,實在太棒了,完全符合我心目中的理想(某廉價雜誌請不要再自以為不設計就能等於簡約大方了)。

  還有訪談照片攝影師Serge Leblon正是負責拍攝賈伯專輯封面及內頁,難怪……難怪拍得這麼好。於是將其中一張照片做成了桌布。看久了居然覺得有點像日籍女演員YOU,糟糕。XD

  最後,這裡有網友熱心地提供雜誌完整掃圖,有興趣的人不妨看看。:)

Advertisements

About this entr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