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心的下場

  我從來就不是個能夠一心多用的人,剛才更是親自確認了這一點。

  睡前。我扭開礦泉水瓶蓋,想替自己多補充一點水分,好擊退初發感冒;一邊盯著床頭櫃,內心暗自安排喝完水後得替臉頰抹些軟膏。

  於是,我扭開礦泉水瓶蓋(抱歉,已經說過了)。左手對著瓶口平放,右手拿著瓶子,往下一倒。水嘩啦嘩啦地從瓶中直接飛濺至枕頭。

  在我倒在床上蒙著棉被大笑了三分多鐘之後,才想起事發當時我的頭腦其實已經警覺到情況「好像」不太對勁,只是手還沒會過意來。

  • 好險我喝的是水。
  • 枕頭套今天才剛曬好耶。

  類似的事情還有很多,比如說電腦螢幕上的滑鼠突然停止,心想壽命也許到了,低頭一看才發現自己右手握的是手機等等。

  爺爺之名果然在各方面都名不虛傳嗎?糟糕。

Advertisements

About this entr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