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月二十三日

  前天被辭掉工作,我並不如受挫折般覺得悲哀,反而一下就不覺缺少什麼了。我明白我得改變從前對世界的想像、我對自己的想像,那份想像或許有嚴重的錯,它具有某種虛幻性在其中。過去的想像是我要爬得高,每走一步都要贏,一出手就要摘下最高位的旗幟,每在一個地方都要做最耀眼的人,不願意浪費時間,只能當超級巨星。所以我是不斷地爬高,爭取時間,拼命逮住機會往上鑽,總是可以在各個領域嶄露光芒。以那樣的衝力和無後顧之憂,確實是可以一直贏,但那種贏法太危險,能伸不能屈,總是沒有韌性和潛沉的能耐。

  這是一個新的學習階段,我要學習接受「從零開始」,接受「不要贏那麼多」,接受「本質上的平凡」,接受「凡事必須一步步慢慢走」,接受「忍耐從現實逼近理想之路的種種瑣碎無聊」,接受「無法直接朝理想奔去」。

  其實這可能才是一種比較誠實的人生。我的人生似乎總是太依賴幸運,而絕少靠著按部就班的努力而贏得勝利或擺脫挫折,而我也總是在生活的其中一半敗得一塌塗地,另一半獲得僥倖的勝利,從今以後我必須覺悟不可能再靠僥倖獲得成功了。過去四年中,太多的僥倖使我高估了自己的狀態,使我誤以為對於我要跳向下一個高度是輕而易舉,或說我已具備好基本能力,而其實我的生活根本就一團亂,一些最基本過生活的條件我根本就沒具備。如今我讓自己從頭訓練這些生活的條件,或許會比較慢獲得理想的勝利,但這般去追尋理想才是誠實的,一點一滴在理想之路所達到的是我親手奮鬥出來,沒有其他的僥倖,即使我達的水準並不高,但是我奮鬥的能耐是變強了,這能耐才是把理想之路走得長、走得遠的保障。

  這是邱妙津寫的,不是我。寫了「沒什麼好怕的,什麼事都會解決的,一件一件慢慢來。」的也是她。在二十六歲自我了結的也是她。

  我不知道她怎麼想,但我認為她誠實。相較之下,這塊東遮西掩的粗布還真不知該如何稱之呢。

  就拋棄罷。

Advertisements

About this entr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