仍是預告

  前陣子那股懼怕自己停滯不前的念頭,順利被不連貫的閱讀與咀嚼給破除了。即便這證實我的思想仍不夠堅韌,仍需依藉外物鞏固、強化;然而這樣的認知所欲無物,僅需要得到的,是我的默認。

  對於逐漸能分辨何種現實是現階段所能夠接受的自己感到滿意。

  我感覺它就要回來了。融入我的血肉,蝕進骨裡。

Advertisements

About this entry